夜月琴三弄

[楼诚]楼总的教育也有失手的时候


~~~~小段子~~~~~~~~~~~




明楼:“只要自己努力一下就能做到的事,不要麻烦别人。”
阿诚在行动中表现为:“只要自己拼死能办,绝不求援。”
楼总:“……”




明楼:“你应该有自己的爱好,这个爱好不是为了能够陪同我,而是为了能够培养自己。”
阿诚在工作中选择为:“我不应该陪着大哥去当助教,该留在经济司赚钱。”
楼总:“……”




明楼:“理论上讲,爱情也是一门学问,只要是学问,多读一些书总是有益的。”
只要明楼身边的千金娇小姐一多,阿诚必看书目为:《真爱即是放手》、《成全是最美的爱》、《门当户对》
楼总:“……”




明楼:“作为战士,呻吟毫无用处,在任何条件下,都需咬紧牙关,时刻保持清醒。”
夜里,阿诚的忍耐程度为:眼泪都要出来了,也不叫。
楼总:“……”











脑洞车(上)

我的小可爱们,我说开我那辆污车来着,一直没开起来,现在发动了。
预警:微调教,速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明楼有许多手势,简单的,繁复的,随意的,隐晦的,他的阿诚都懂。这让明台觉得,就算大哥不动,阿诚哥都能懂他什么意思。至于怎么懂的,有的,自是经年默契,有的,是他们之间规定的,多用于游戏,咳。
正常情况下,明楼是不去二楼明诚的房间的,嫌远。除非,他高兴。
一进门,未等明诚出声,明楼左手就动了一下。明诚知道,这是禁止说话的意思,并且,自己日子不好过了。
“这么爱画我?”明楼简直为所欲为,翻着从枕头底下搜到的画册,问。
那一幅幅都是明楼,足见在爱人心中位置:在巴黎讲课的明楼,在政府报告的明楼,在家里餐桌的明楼。
家里餐桌那张,甚至连碎花短袄的阿香都有,却唯独没有明诚自己。
从这页往后,每一幅再现的场景,他自己原来的位置,都没有人,被别的什么东西巧妙的隐去了。
明楼想起上回吵架,阿诚心底蕴着泪,(这从眼底可看不出来),说:“是,仆人的确不配和您同床共座。”明楼就气不打一处来,这是连同在一幅画上都不行了吗?
明诚不说话,他从阻止不了他大哥看画开始,就一直梗着脖子,拧着头。
从明楼的角度,偏巧看到一段纤细高贵的脖颈,让人只想啃。
明楼这么想,就这么做了。有什么不能?
明诚心里大叫不妙,他身体不行,呃,不是不好,而是只要大哥触碰,就敏感的很,好像器官们更听从于大哥的脑子。
知道他说不了话,明楼偏问:“竟敢不回话了,看来是上头的小嘴太硬,撬不开。不知下面的如何?”
长官总是流氓,手已经伸进阿诚家居裤里,探着tun缝。
明诚只要一个把式,就能怼开se狼,但一是他不敢,二是他迁就明楼。可他又气,所以绷着脸。
“瞧瞧这脸,也硬”,明楼捏捏他下巴,又道“下面的脸倒软。”——说到这儿用大掌快速呼噜了几圈浑圆的屁gu蛋。
阿诚忍不住泄出一丝呻yin,胸前的小粒和腿间的小东西要起立。
这丝呻yin逃不过明楼的耳朵:“不听话,你现在是没有喉咙的,既然出声了,要受罚。”
可是看着他的水乎乎圆眼睛,谁能忍心呢?
明楼当机立断道:“既然把自己从画里抹去,那就在这本上,作一幅自画像出来。”说着,手拍了他左tun一下,发出一记脆响,“这个动作,是开始落笔”,又给了他右tun一巴掌,“这个动作,是停笔。”
“这是命令。”








你的玫瑰我的战刀出自哪篇文章?这句话写的可真真真真好。什么文?

[楼诚]一个崭新的脑洞

一个崭新的脑洞
rou预警,非战斗人员止步

阿诚哥第一次和大哥欢好时,他小xue又嫩又紧,大哥的家伙呢大家都晓得。大哥怕他痛,所以只是吻他,并没怎么cao#弄他。阿诚哥觉得是自己不足以吸引大哥。这次让大哥提不起兴致,以后就没有机会了,于是求大哥再试一次。

选段:
        明楼内心的欲望就是把眼前之人贯穿,这念头早已强忍多年。可到了尽头,却根本舍不得,哪怕孩子有一丁点的痛,明楼都十分心疼,最终也只是she在他股间,并未将他彻底撕碎。
        这让阿诚陷入深深的自卑,是他不够好吗?是他的身体让大哥觉得没趣儿吗?他知道自己没有身份,自从爱上了大哥,就更不愿耽误大哥的终身,他想陪着他,直到大哥在大姐的促合中娶得一位门当户对的闺秀,便默默离开。只是,余生回忆之时,若能想到曾经拥有过与大哥结合的时光,便再无遗憾。
        明楼不知道他想的这样乱七八糟,揉揉他头,又吻了他发心:“怎么还不睡?”
        他听见哥哥问话,便将心中的酸涩压下去,甜甜应道:“睡不着,能和大哥,再说上些话吗?”
        明楼最受不了他这种问法,想训他这副仆人口吻,偏他又带着调皮;想骂他淘气,偏他又带着委屈。只得抚着他后颈,将他脑袋按在自己心头:“想说什么?”
       阿诚吸了口气,抱着必死的决心,“大哥,是我不好,没能让您尽兴,求您再给一次机会,许我服侍您。”怕的眼泪都要漫上来,“我保证好好表现…”

啊,接下来阿诚哥用浑身解数gou引大哥,真是令人脑充血。
如果这是一个长篇,最后阿诚哥为了明家能够延续宗祠,忍痛离开了。
当然大哥又把他追回来就是了。

[楼诚]一个脑洞

一个脑洞,大哥误会了阿诚,令阿诚自责又自卑,当然最后和好啦。啦啦。

选段:
        阿诚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睛像是隔着层层雾蔼,深处似有水光氤氲,待要细看,却十分清明:“先生责备我贪生怕死,并不尽然,我此生,最高的荣誉,就是能为先生而死,又怎会怕死呢?但我确实贪生,总想着再看他两次。如今,已经看到了,一次他在发脾气,一次,是他的背影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动人,又带着无限的向往:“这次是我错了,若我已死了,先生就不会那样生气,即便我只是个下人,也会得到安葬,那样,我该有多么开心。”


呜呜呜,还有就是,阿诚哥以为大哥日后定要娶一位门当户对的闺秀,便将爱慕之情深藏,一次看到大哥修东西,便求大哥送他一根铁丝,他偷偷把铁丝围成戒指,当做是大哥送他的婚戒,这些话是他对铁丝说的。

想开一辆污车,脑洞是大哥边做边让阿诚哥把情景画下来,谁让他会画画。至于晕开颜料的水……就失禁好了。啊啊啊啊啊,都不敢占tg了。

【楼诚】一个无脑小甜饼要啥题目

其实是因为起不出来题目...

(一)在这→http://xciihanu2006.lofter.com/post/1e6d4412_12a9e52c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二)


那天明楼的话那样生疏,暗指他仆人的身份,让明诚十分受伤,当时就难过的分不清大哥是不是在演戏,不过这反应正好让日本人对不和一事更加信以为真。但他可不能就此作罢,当然要报复回去的。诚然,明楼知道怎么耍赖让他没辙,他就晓得怎么扮相让明楼心软。这些天为了能在家里餐桌上摆出副畏畏缩缩的样子,明诚借白天工作常出外勤之便,蟹黄包,豆沙包,菜包,爱吃的包子通通提前往肚里塞。不过蟹黄包买的最少,那个他虽然最喜欢,但是贵,若是给小少爷倒算了,若是自己吃,明诚每次都觉得钱疼。
昨天他陪大姐逛了好几条街,回来晚了,进门时瞧着精神还好,明楼便想"谈一谈",可明镜一回房,小兔崽立刻困得睡眼迷离,明楼无奈,把他装进被子卷成一个卷让睡了。
第二天正午吃的是政府的工作餐,明诚没动两口就接了个电话,留下句:"梁仲春的货被扣了,有我三成利。"便扔下筷子走了,瞧得明楼直皱眉。

明楼左等右等,也不见人回来,惦记着他没吃中饭,晚饭又闹别扭,移动尊驾般的去街角买他爱吃的蟹黄包。刚到店铺门口,暼见街边停着很眼熟的一辆车,车里有个很眼熟的头毛,那头毛的主人正低头狂啃着什么,约莫是种圆滚滚的东西。
明楼心下了然,又扬扬得意,果然,他的小狐狸就算耍脾气也不会饿着自己。但敢害人担心,实在不乖。这张小嘴既然不吃饭,那就含点别的吧。

明楼气定神闲的敲敲车门:"呦,明秘书,吃着呢?不知晚上的份吃了没有?我是该嘉奖你节省了晚餐呢?还是该批评你增加了午餐呢?"
阿诚拉下窗帘,一张大脸猛的出现在视野中,吓得他包子都要掉了——被、被抓住了。
"大、大哥…您、您怎么来了…?"
当然是买包子来的。但明楼却说:"怎么,工作都做到包子铺去了,还以为我不知道?"
明诚信奉大哥为神,只好下车乖乖站着,像个蔫巴菜一样听训。
"说话!不是净学会怎么打官腔了?"
看他那蔫样儿,明楼心想,小猫咪只吃包子怎么行呢?还是得去吃点鱼。
明楼伸出手,意思是牵手。
明诚可怜巴巴的看了一下大哥的掌心,以为意思是没收。
舔舔唇,从大衣兜里又掏出一个蛋黄包,交了。
明楼简直哭笑不得,忍着不说话,把蛋黄包装进纸袋子,继续伸着手。
明诚停顿了一下,想到包子们是拿钱买来的,难道大哥要没收钱?随后就像在割自己的肉一样,把心爱的钱包递了上去。
明楼已经很想揉他后颈了,但更想逗弄他,依旧没有放下手臂。
"该交的都交了啊",明诚大脑嗖嗖转着,突然想起大哥经常吓唬他和明台:"哪犯的错哪就给我等着挨打。"呃…他这算是用手花的钱,嘴吃的饭,大哥要打手板和耳光吗?
他抬眼小心看了一眼明楼,那位正好整以暇的等着他。
他不敢让大哥等太久,心一横,把自己的两只爪子伸的平平的,并齐了举到明楼面前,闭上眼睛等着挨手板,他有点要害怕了。
明楼看小奶狗一副受气的模样,觉得逗弄够了,伸手去拉他,阿诚感受到大哥的动作,以为开始打了,眼睛闭的更紧,胳膊却不敢收回。
料想中的击打声并没有出现,他的两只手被大哥拢在一起,微凉的指尖裹在温暖的掌心里,耳廓感到了舌尖的舔舐,他听见那个让他腿发软的气音在旁边说:"手留着做饭吧,嘴要狠罚。"
接着就被人塞进了车后座,被死死压着吻住了双唇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☆真想往车后座看看啊

[楼诚]一个无脑小甜饼要啥题目

其实是因为起不出来题目…………
还有这是一个甜饼文,不喜勿喷。
( 一 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明长官渐渐地发现了,自从他演戏时朝他们家阿诚大吼“你,吃我明家的饭,喝我明家的水,能吃能喝的还要砸我明家的锅,真是个混账!”,打这儿之后,他的小混账就跟听进了心里似的,不太吃饭了。
以前可不是这样,每到全家一起用晚膳的时候,阿诚总是这也咬咬那也嚼嚼,把两腮填的鼓鼓的,再配上一双圆溜溜水蒙蒙的眼睛,让明楼觉得秀色可餐。
而现在,他好像只夹自己面前的那一盘了,不管那是什么菜色,眼神都不再往别处瞅了。比如昨天,阿香恰好把一碟青椒炒蛋摆在那儿,他不爱吃,好歹混了一点点米饭就说自己饱了。明长官心想,这孩子,怎么能这样,明天给你摆盆毛豆,看你怎么吃。
今天就是昨天的明天,明长官想起那句气话,破天荒的比阿诚早到了餐桌旁,把原本在阿诚座位前的炖土豆换成了糖醋鱼。心想,这下他的小崽子总能吃饱啦。
等大家都上了桌,明长官看看身旁的阿诚,脸就垮了——阿诚像是不敢似的,只挖了一点鱼尾巴。要知道他小时候命苦,怕表露自己的口味会被嫌多事,一问就答:"大哥大姐别费心,阿诚什么都吃。"或者:"阿诚不饿,留给明台吧,小少爷玩回来要吃的。",家里人连哄带蒙许多年,才好不容易晓得他爱吃鱼,都不舍得和他抢,他往常是要一筷子直奔鱼腹掏大块鱼籽的。
明长官决定和他的小东西谈一谈。
"咳","阿诚啊,吃完饭到我书房来一趟。"
"好的,大哥。"明诚应到。
主位的明镜一听就瞪起了美目"你又支使阿诚去做什么事?你这个官架子别给我带到家里来好不好呀?阿诚上次陪我挑的首饰,苏太太她们都夸眼光好,一会还要再陪我去哒,哦,是不是借您的阿诚用一下还要向您请示啊?明大少爷?"
"大姐,这是什么话,我哪敢受您的请示。"明长官立马怂了。
"大姐,我们是谈一些工作上的事,大哥叫我是应该的。"阿诚向来乖巧。
明镜本想接着质问明楼的,见阿诚解围就没再质问,但她觉得看见明楼就心烦,便放下筷子,"阿诚,吃好了没有?换个衣服我们就出门儿!"
"大姐,我早饱了。"
明楼心想,这小玩意还学会了说谎,几口鱼尾巴就能吃饱?看回来怎么收拾他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姐的话自带声音加成……

[楼诚]暗影

太馋楼诚rou了,自己炖了碗前戏长的吃吃。亵渎、亵渎。不喜勿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ttp://walnutfics.com/article.html#article/201/1

有生之年死而无憾了

哥哥饶命:

有生之年同框了,想哭